近來與D的談話ㄧ次比一次要好了

還記得一開始的我總是停留在聽話者的身分上,
聽大師開示看可否求得頓悟(笑)~

當時我們都還年輕,
我停留在頗小姐幼稚習氣的個性(據說是充滿虛驕之氣),
D也還是充滿稜角狂傲的性格
但經過許多風浪後,伴隨年歲增長,
我似乎開始有點體會"卻道天涼好個秋"的心境了,
D可能也是因為讀多了哲學,逐漸邁向圓融的境界

那種見識到對方心靈成長過程的感覺,
真是交織的欣慰感傷與悵然~

欣慰的是我們都成為了更好的人,
不過所謂的好,倒是不必無意義的去爭辯定義,
只是這樣子走過來後,更能去體諒更能去關懷更溫柔敦厚了

感傷的是我們無法回到從前,
若能以現在的我去面對過去許多人事物,
那該要少掉多少折磨與痛苦,
可是這點感傷倒也是無謂了,沒有因何來果,
但吃到果子時同時嘗到的甜美與苦澀卻也是人之常情

悵然的是,我們畢竟都長大了,
過去的那種意氣風發,那種痴狂氣焰,
都漸漸被溫和包容取代,
會不會哪天我開始發現我愛杜甫勝過李白呢?
所以現在的我看見身邊的人有著我過去的缺點,
我不會多說,因為他們總有一天會懂,
只是不知道他們是否幸運像我,身邊有人願意承受願意等候

過去的我們能談的會做的,現在不再重複,
現在我們能學到的所看的,過去無法了解,
好吧,兩相抵銷,互不相欠,平衡的人生才能走得長遠

現在我們能從電影明星李奧納多的選片歷程談到榮格,
(很難得的我被稱讚了幾次,想當然聽到有人說你深刻有才華心中總是開心的,
尤其是出自一個你認為深刻有才華的人)
從榮格談到叔本華的金幣與食量,中間參雜幾個神燈巨人的笑話,
再從笑話繞回沙文主義與女性主義,然後很慶幸的發覺我們都不是其中之一,
又談到孔子,暮春三月陳蔡之圍顏回子路之死,然後深深的緬懷那年代的情蘊起來,
接著不知為何跳到遇鬼實錄,然後我嚇得要他陪我去上廁所

D在廁所前突然說了聲:打擾了~
更加害怕的我在廁所裡盡最大努力想快把尿尿完時,
又聽到D在外面不之所云的唱著歌,不經微笑的我知道他是想穩定軍心,
我出來之後D又說害我也想上廁所,
這次換我站在外面刻意發出聲響驅走恐懼

然後又繼續談,談得天南地北,
談到全餐廳只剩我們,
老闆倒也率性,拿了杯咖啡坐在窗邊自得其樂也不趕人,
一直到了牆上的爺爺輩發條大鐘響了才把我們喚醒

出來的時候,星空燦爛,
忍不住駐足傻看,
舒服乾淨的夜風吹來,
我心想,那麼美的景色,那麼美的心情,還會不會再有呢?
也同時感謝所有造就了我現在心境的一切,
沒有那些,我今晚體會到的,絕不是如此

一回神時,餐廳的燈早全息,
D開玩笑的說今天我們包店啦!
他幫我牽著車走在漆黑的田間小徑,
繼續愉快談笑,談到鳳梨田的鳳梨晚上都在說什麼,
我說可能是:喂,旁邊的,睡過去點,你刺到我了!(我知道我冷了= =")

在走到路口時,
我被突然跳出來的蟾蜍嚇到,
D說著別怕別怕叫我站到另一邊,
赫然發覺他真是越來越細心體貼了~

男女之間的友誼能至此,也真的是足夠了

在馬路旁分道揚鑣時,
突然想見我們的未來,我們的夢想與犧牲,
不管是否能成功,也或許有挫折,
只是衷心盼望一切苦都能回味成甘






創作者介紹

a-siesta

cine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