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am I doing?

原來殘忍的還有我自己,
明明知道該忘記該躲避該逃離,
但是卻控制不住去在意你們的消息......

看著熟悉的笑臉,我心痛如絞,
就像是傷口已經結痂,
卻因為癒合前的癢不由得又去抓個皮開肉綻
我是白痴嗎?

保安保安,可以讓人這樣傷了又傷痛了又痛的嗎?

我不要相信什麼心懷善意了!
傷一個人至徹底之後才說愧疚根本於事無補,
越想越覺得噁心,醜惡的人噬血的心,
我要終止懷念終止慈悲終止偽善終止回憶,
他媽的什麼至少是一段美好的過去,
過去就是過去了,
決定將你們拋諸腦後不再想起!



創作者介紹

a-siesta

cine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