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imt"Death and Life"



最近聽到一位朋友小胖的死訊,
他是我在跟機械系辦營隊時,
算是有過一段共處患難的時光吧~

還記得那時候有位學妹在早餐時突然身體不適,
身為保健長的我給她吃了藥之後,情況還是沒有改善,
於是幹部們決定把她送下山送急診。
當時有車的人只有兩個,其中只有小胖的車經得起疾駛,
所以奇怪的三人組合就產生了:小胖/我/學妹~

坐上小胖的橘色小車後,
讓學妹坐在比較舒適的前座,
我則是跟小胖玩團用的樂器與音箱之類的塞在後座,
當時營隊所在地嘉義農場該死的偏僻,
更恐怖的是路九彎八拐外加坑坑洞洞,甚至還有坍方之處,
小胖為了不耽誤就醫,所以還是盡可能得開快,
而我只是坐在後座心驚膽跳外加暈車,
開到一半時,小胖突然說:這裡的路濫到連我都暈了= ="
我整個傻眼~想說連開車的人都暈了該怎麼辦?!
可是小胖還是強打起精神花最少的時間開車到了嘉基。

我送學妹去急診之後,
小胖又驅車回嘉義農場繼續活動,
然後下午又回來接我跟學妹回家,
當時真的是覺得辛苦他了~但他從沒抱怨總是笑笑的~
回去的車上也坐了小胖的女友大正妹小倩,
看他們倆的互動,整個就是甜蜜可以形容~

營隊結束之後,也就漸漸沒有聯絡,
只是有時候我會去看看他的版,
看他又推薦了什麼好音樂給大家聽,
後來好一陣子他的版沒有文章,
我便也沒有再去注意了~
偶爾在街上看到他那台橘色小車,
總是會想起那段時光。

一直到昨天,
看到某人的版說:小胖,一路好走~
我心一驚,連忙跑去他的版看,
這才發覺他最近因為白血病過世了......

當下真的好錯愕,
正該是年輕歲月的他,胖胖開朗的他,
放下了母親與交往多年的女友,就這麼離開了,
死亡,其實比我們想像中的還要近,
就像Klimt 的那幅畫,
死亡就站在一旁默默等候,
冷眼看著漠視死亡存在的盲目人們。
又想到之前老媽因為莫名休克而送醫時,
曾被研判可能有白血病,但最後還好只是惡性貧血,
那之間全家人的煎熬......

這些,
都讓我更珍惜所擁有的現下,
雖然死亡難測,
但依舊希望我所愛的人都能一直走在我身邊~

等到回歸的那天來臨,
只希望我有哈姆雷特的勇氣那般說:死亡只是另一個我未經歷的冒險。






創作者介紹

a-siesta

cine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