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鄉雲水地,歸夢不宜秋 
          ──贈李商隱


故事講了一半主角便曖昧地笑了,我的
鄉音如囈語早已分不清平上去入
雲飛離天空就再也找不到棲所
水無處可去只好痛擊兩岸,震得
地球在我懷中時睡時醒

歸途比天涯還要渺不可及
夢曾多次在窗外偷窺,有些心事
不得不說,又不
宜說破
秋雨淅瀝本就是纏綿的陷阱

我以千頁的空白
面對你們百年的驚愕

我淨化自己
以火,以淚中的鹽,以鏡子的冷言冷語
千句誓言吐沫橫飛。攤開自己像一本書
頁頁錯字連篇,只有在被時間蛀蝕
的那些章節中才可聽到遠海的濤聲
空下的部份就讓它永遠空著
白髮頓成墓草只因一場路過的小雨。這時你我
面面相覷,竟發現鞋子一直未設戶籍
對門那棵槐樹叫了三天三夜才把葉子掉光
你們,他們,我
們全都掃進爐子擠入煙囪而又昇華為
百年孤寂,或千
年之後
的一片清風明月
驚怖其實沒有必要
愕然回首,照片中的桃樹又灼灼其花了



文章出處:
現代詩復刊18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首詩的斷句弄得我很不舒服,
對於新詩來說斷句是很重要的,
但我從網路上看到這首詩的時候斷句就是這樣了,
不過我怎麼老覺得它斷在不該斷的地方= ="

洛夫爺爺的詩集我還沒買齊,
誰能告訴我正確斷句是啥呀?
有文字強迫症的我快要爆炸了\("▔□▔)/



創作者介紹

a-siesta

cine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