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覺得我沒動手術,也沒接受荷爾蒙療法很不可思議嗎?」

「其實,我正想問妳這件事……」

「因為我不認為自己異常。我相信以這顆心,擁有這具軀體,就是我自己。沒有必要做任何改變。」

「可是在這家店工作的人都……」

哲朗一說,相川微微蹙眉,輕輕的搖搖頭,說:「我並不能剝奪他們想要解放自我的渴望。可悲的是,當今社會上老是規定男人要這樣,女人要那樣,甚至連外表也不放過。這就難怪從小在這種社會規範下成長的人,會一心認為自己的外表不是應有的模樣,厭惡渾圓飽滿的乳房。我認為性別認同障礙這種疾病並不存在。應該治療的是試圖排除弱勢族群的社會。」

「只要社會接納的話,他們就不必接受荷爾蒙療法和動手術了嗎?」

「我是這麼相信。不過,或許不可能吧。」相川搖頭,嘆了一口氣。「人類害怕陌生的事物。因為害怕,所以想要排除。再怎麼強調『性別認同障礙』這個字眼,世上還是不會有任何改變。我們想要被接納的心情,大概今後也無法傳達給一般人吧。而這份單戀也將持續下去。」

她的話頗具重量,沈甸甸的沈入哲朗心底深處。他再度看著相川,覺得無法斷言她是男還是女。他大概兩者都是,也兩者都不是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本書是本非常有趣的推理小說,
因為作者把人性放置在推理之前,藉此構築出一個深刻的世界。
看這本小說的時候,你不會急著想看到最後去得知兇手是誰,
而是會慢慢理解劇中人物的想法與掙扎,並且挑戰你原本認為理所當然的事物。

東野圭吾真的不錯~
我可能要找時間來好好看白夜行了,
也很期待接下來要改編成日劇的偵探伽利略~





創作者介紹

a-siesta

cine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