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童與我騎著摩托車在往偵探社的途中,
突然遇見過去的朋友黃與他的妻子,
他倆形容憔悴神情慌張,是什麼因素要讓他們帶著剛出生的兒子奔波?
這不禁引起的我的好奇,馬上與小童換了一台車之後開始跟蹤。

跟著他們到了餐廳,
沒想到黃一眼就看見了我們,
然後就馬上帶著妻兒開車逃逸,
我跟小童也隨即跟上,想先埋伏在他們下車的停車場,
沒想到這次又被黃的妻子一眼看出,
我氣急敗壞的回頭一看才發現我們為什麼會那麼引人注意,
原來是我們換了汽車之後,小童一直忘了把他頭上的安全帽摘下來......

不過這時候突然來了一群黑衣人,開始拿槍對著黃射,
我們一群人好不容易脫險之後,這才發現黃早已中了一槍命不久矣,
黃臨死前說了許多話,還念了首詩,(小童在一旁嘀咕說要死不快死還念什麼詩)
詩的確是頗不高明,但朋友的臨死之言總是得聽。
詩的最後一句是「我願死在你身旁」,黃說完便倒在我懷裡......
這時候大家都處在一種微妙的尷尬氣氛,
我問黃妻說你跟他夫妻那麼久,竟然沒發現他是同性戀,唉~
黃妻不以為然的說:我跟他夫妻那麼久,他看什麼書燒什麼光碟我會不知道嗎!
這讓我更加無言了......

這時候我才看見他們帶著一直逃難的東西,
一塊質地不甚堅固的木頭,剝開一瞧裡面放滿了紙,
小童大喊:你們幹嘛把股票放在裡面?
我白了小童一眼:那是錢~不是股票!
不過你們為什麼要把錢塞在裡頭,直接帶著不是比較快嗎?!
黃妻結巴的回答:我以為這樣比較不顯眼呀......

有這種助手跟罪犯,難怪我的偵探社生意那麼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是我今天早上做的一個夢,整個就是很有趣,
有點黑色幽默的感覺~讓我想到之前公視的偵探物語~
我在裡頭是個28~30歲的偵探社社長,男性一枚,
整個夢境我都是以他的視角來經歷的~

夢裡頭黃是真的念完了一首自己寫的詩,
雖然不知道為啥他快死了還可以念詩,
但那首詩的確是我腦波運動的製造物,
可惜我夢醒後就只記得最後一句了~



創作者介紹

a-siesta

cine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