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乎意料的,天氣:晴

 

今天是第四個太陽紀紀元3106年,離馬雅預言的大毀滅還有7年3個月又11天,同時也是個特別的日子,電視上除了再度譴責氣象局的不準確,也不斷的重複的幾年前那次災難。

 

而我也發生了一場災難。

 

  當然不是指我腳上那幾個因為穿不慣高跟鞋磨出的水泡,說實在話即使知道穿了會很痛苦,我還是愛穿高跟鞋,因為我喜歡它帶來的俐落與高度,好像襯托出一種現代感。我知道一個archeologist說她喜歡現代感很奇怪,不像我的一些同行視現代如仇,恨不得每個人都已經死了上千年好做研究。我的確是非常享受走在都市,穿著簡潔剪裁的高級套裝,提著筆記型電腦到摩登的大樓第21層開會的感覺,即使,我今天是來挨罵的。

 

  這場會議當然也不是我所說的那場災難,這只是我考古生涯裡面一個小小挫敗而已,從某個角度來說我還挺歡迎這次挫敗,人生嘛,偶爾總是要跌一跤的那種痛,才能發覺自己原來是真真實實的活著,而不是在那蔚藍且充滿棉花糖香氣的夢境裡飛著。不過我背後的贊助者並不太開心,畢竟投資了那麼多的資金,也對外宣傳了那麼久,我挖了四年竟然連個屁都沒有,想想我也汗顏了起來,的確是該給他們些交代,所以我回來了,站在他們面前,讓他們盡情的把口水噴到我臉上。

 

  是的,這些口水就是所謂的災難。呃,應該聽得出來我上一句話是在開玩笑吧?不好笑啊?對不起我實在沒什麼幽默感,但是我心情好到不得不說個笑,出來的時候,我在轉身時偷偷掩住嘴角的微笑,他們永遠不會知道開除我,對我來說有多麼如釋重負,因此我踩著那雙難走但美麗的高跟鞋回到了家,吹冷氣吃速食看電視,做一切跟現代社會息息相關且無聊的事,在我因為可樂嗆著的時候,電話突然響了。

 

  在有災難發生的時候,伴隨的一定是警鈴,我早該記取老祖先的訓示:「福禍相倚」,看來我是有些得意忘形了,那個無上到不知道是什麼的存在,決定要好好教訓我一頓,說不定附帶一個巴掌。電話響到第26聲,我知道我再不接起來的話,說不定待會聽到的就是敲門聲,然後是破門聲……

 

「喂?請問你要找誰?」我捏著鼻子說話企圖隱瞞。

「瑟,別裝了,誰不知道妳獨居。」

 

記得有個跨界古典樂男歌手的宣傳詞是這麼說的,如果上帝有聲音的話,那祂的聲音一定就是如此。接起電話的時候,我揣測過各種可能的聲音,甚至是那個無上存在的聲音,但是我卻沒有那個膽去想到會是他打來。

 

「呃,請問你是誰?」我還在試圖逃避現實。

「就跟你說別裝了,還是你被現代社會馴化成白痴了,別鬧了,我要跟你說件正經事。」聲音還是那樣子萬年不化的冰冷。

「噢……boss,你也知道我剛回來,目前只想醉生夢死,不想聽什麼正經事!」我蜷縮在柔軟的沙發上掙扎,誰都沒辦法叫我離開,死都不行!

「這由不得妳,上面交代下來了,還是由妳繼續這個計畫。」

「怎麼可能!?我搞砸了耶!!!他們不是把我罵得半死,現在還要我回去繼續?!」我嚇得從沙發上摔下來,你們在想什麼呀?!難道是發現了這是折磨我的最好方式,所以特地懲罰我的嗎?!

「不管理由如何,反正妳就是得回去就對了,就這樣。」

「喂喂喂?什麼叫做就這樣?!竟然掛我電話媽的!!!」事實上這句粗話我是確定他掛了之後才敢罵出聲的。

 

        因為我有天大的膽子敢對抗全世界,在他面前卻連屁都不敢放,並不是對他極度的畏懼,而是一種混合著信任崇拜之類等等的複雜情緒,今天若是他打來一通電話叫我把總統府炸了,我當然是義不容辭的,掛掉電話(我又不是瘋子)。哀嚎了幾聲抒發心中的不爽後,就從剛剛發了誓說死都不會起來的沙發離開,開始整理行囊,即使心中帶著很多複雜的情緒,畢竟參與那個計畫時,我跟工作團隊裡的幾個夥伴鬧得不是很開心,我實在是一個不太會處理複雜事務的傢伙,因此我的人際關係非常糟糕,在我離開之後,他們有的人還是繼續留下來參與其他團隊的挖掘,所以這次回去勢必會跟他們打照面,加上那個計畫進行的地方,是個典型的非都市地區,甚至離現代化很遠,也不知道我當初貸居的小屋是否還存在,會不會爬滿跳蚤毒蛇之類的珍奇異獸。

 

        說到這裡我好像還沒提到我要前去的地方,那裡叫做「Nialp」,在當地的土語裡指的是簡樸而平坦的草原,一聽就知道是個很無趣的地方,不過自從好幾年前一位地質學家在那裡研究時,意外發現一些古文明的遺跡後,各國的考古團隊便開始在當地聚集,也帶動了當地的旅遊業,所以那裡的原住民生活倒是藉此優渥了起來。四年前我帶領工作團隊到達Nialp,鎖定了一處最有可能發覺新出土物的地區,因為那裡是當地最高的地方,是那片平原唯一一座丘陵,而通常若是古文明真的存在,中心通常會選在領地中最高之處。我們分別開挖了幾個坑,卻一直毫無進展,只挖到一些破瓦片之類無參考價值的古物,工作團隊因此受到贊助者方的壓力,團隊內部因此起了很大的紛爭,而我最後選擇回國承擔下一切。

 

        說到這些實在是有點悵然,不過我這個人有個優點就是樂觀,或許命運會讓我再度回到那裡,是有其用意的吧!擔心只是徒增煩惱,躲不掉的就帶著微笑去面對吧!




創作者介紹

a-siesta

cine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