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一接到雲門九歌的預購信件,
我馬上就決定一定要看,因為自從聽了蔣勳的講座之後,
我對九歌當中「雲中君」那段真的是魂牽夢縈~
所以跟莉臻討論完之後,我們就買了今天下午2:45那場~
因為很早預購,不但拿到了八折的票價,
還拿到了限量1000份的雲中君陶燒(就是上面的圖片)!
整個超開心的~
雖然預購不能選位,但是雲門客服的服務態度讓我超級滿意,
所以一點也不擔心的直接前往會場~

前往國家戲劇院時,發覺九歌票很快就賣完不是騙人的,
因為連路邊小販都說今天人真多~
去跟雲門櫃臺領票的時候,發覺我是第50個預購的人呢!
還有雲門小姐每個聲音都好好聽~有選過嗎XD

我們的座位是一樓17排6號與八號,
找到位子之後才發覺真的是超好的位子!
正中間就算了,前面的人剛好沒有檔到我們~
雲門客服真的很棒!給你們一百分!
然後發覺周圍好多外國人慕名而來呀~
前面一排是日本來的爺爺奶奶,後面是美國人,
走出去上廁所的時候還聽到有人說法文~
不愧是我們台灣之光雲門舞集

我不斷著想像待會開場的模樣,
隨著燈光轉暗,我也將心情沈澱下來,
希望在整個表演的過程中,自己的心靈是開放的,
這樣才能貪心的吸取這場表演想傳達出的意念。


開場:迎神
五音紛兮繁會,君欣欣兮樂康

伴隨著鄒族的迎神曲,
印照著草書九歌的半透明帷幕緩緩升起,
映入眼簾的是李名覺大師設計,林玉山原做的「蓮池」舞台,
一種深沈恣意的美就這樣跳脫出來,成為九歌的基調。

後來在穿著的白衣的眾生喧嘩中,
九歌最濃重的靈魂「女巫」出現了,
看著李靜君投入的演出,我終於了解為什麼這個角色非她不可,
因為她的舞蹈傳達出一種廣大的包容與治癒感,
形同大地之母般的堅韌正是能撐起九歌最重要的全音符。


第二段:東君
撰余轡兮高駝翔,杳冥冥兮以東行

東君在雲門九歌中是最高的神祇,
他伴隨著太陽而生,跋扈中帶著殘酷,
在女巫的召喚下降臨,與女巫進行了淋漓的交流。
那雙人舞姿讓我想到古代宗教中
住在神殿的女祭司是與神交流的管道,
或透過性的喜悅或透過藥物的迷幻,
藉此達到一種忘我狂喜的境界。

但東君卻在享受夠了掌控的喜悅,
在眾生歡騰瘋狂之際突然離開人間,
留下的眾生惶惶然不知所為,此時大小司命出現了。


第三段:司命
固人命兮有當,孰離合兮可為?

眾生兀自祈求,求來的卻是操控人生的大小司命,
他們囂張的展示自我的能力,彷彿在恥笑睥睨著人們。
當熟悉的一大一小的傀儡出現,我不禁起了一身寒顫,
七爺八爺黑白無常,人生有常亦無常。


第四段:湘夫人
沅有茞兮醴有蘭,思公子兮未敢言

這是九歌中最溫婉的一章,
湘夫人戴著如同湘江織成的蓋頭緩緩被轎子抬出,
由侍女整理好儀容後,期待又略帶畏懼的等待。
那個他是否會來?我現在的打扮還美嗎?他會喜歡我嗎?
為何他還不來?他是否不愛我了?
每個女孩都曾有的心聲隨著泰國舞蹈的繁複手部動作表現出來,
從前的我從來不知道泰國舞的美,
今天反倒藉由湘夫人而感動了~

隨著湘夫人的舞姿我彷彿呼吸到一股花草的芳香,
空氣中也瀰漫著一股水澤氤氳,
突然讓我想到一個很美的古地名「雲夢大澤」。
屈原位在的楚國或許也是那麼一個美麗的地方吧!

但那樣的美麗卻帶著哀傷,
因為屈原含冤而死,湘夫人也從未等到那個人。


第五段:雲中君
靈連蜷兮既留,爛昭昭兮未央

我最最期待的一章,
伴隨著瀰漫的煙雲,雲中君緩緩踏出,
我幾乎忘了呼吸,因為捨不得眨眼而泛淚。

青少年之神雲中君踩著使者遨翔天際,
每個步伐與身體的舒卷都是那麼自在恣意,
但那樣的自在卻是建立在極度的肉體考驗與默契上,
在九歌中,美麗似乎都是伴隨著疼痛的。

八分鐘不落地的舞蹈,真的不枉我的期待,
這個角色似乎是為吳義芳量身打造,
讓他明亮的人格特質隨著毫不遲疑的舞步放肆而出,
而更功不可沒的是宋超群與汪志浩兩個在下頭穩穩承接的使者,
他們對於彼此的信賴,
才讓雲中君成為九歌中最痛快的一段舞作。
看完之後全場忍不住用力鼓掌了起來~


第六段:山鬼
雷填填兮雨冥冥,猿啾啾兮又夜鳴

慘綠的月光與印度幽幽笛聲帶出鬼氣森森,
蒼白著臉孔的山鬼張著無聲的血紅大嘴掙扎著,
他知道自己應該逃離這種悲慘的境地可是卻無能為力,
甚至懦弱到以悲慘來安慰自己,哭亦無聲。


第七段:國殤
身既死兮神以靈,子魂魄兮為鬼雄

一群穿著白衣頭綁白布的舞者步出時,
我的腦中自然浮現出一個句子:「滿座衣冠勝雪」,
果然伴隨著悲壯的劍舞,第一個被唸出的名字便是荊軻。

一個個名字的背後都代表著一個個生命,
都代表著歷史上的斑斑血淚,
舞者頭戴竹籠死氣沈沈的行進著,
他們雖然死去但卻又因此而活著,
穿梭在不斷為理想奮鬥的人們身邊。
想起洛夫的一首詩「雨中過辛亥隧道」不禁開始激動起來,
最後那位天安門廣場前以身抵擋坦克的無畏青年,
真正讓我落下淚來。


終段:禮魂
春蘭兮秋菊,長無絕兮終古

女巫即時抱住青年倒下的身軀,
以母親的慈愛與悲傷細細的清洗青年的靈魂,
而從未遺忘過那些英靈的人們捧著璀璨的燈火前往,
這些燈火緩緩匯集成一條長河,一切靜止,
痛苦騷動都消失了,重新回歸那自然的莽莽大地。


舞劇結束後,觀眾的掌聲與歡呼延續了好久,
舞者都不知道謝了幾次幕,
李靜君吳義芳宋超群汪志浩得到最大的掌聲
最後林懷民先生也出來致意了,
看著台上那可謂是一時之選的組合,突然有點惆悵,
終於能夠了解林懷民先生說的「看一次算少一次」的感覺。

最後還是要說些小小的插曲,
第一就是在我聚精會神看雲中君時,
坐我右前方的日本爺爺猛說話,還在不該笑的地方笑,
不斷打斷我的情緒!讓我很不爽~
另外就是湘夫人的服裝似乎跟過去不同,
少了鎏金的披掛,轉為較素雅的裝扮,
讓我覺得稍稍缺了點精緻感。
最後就是雲中君陶燒比我想像中大塊太多了!
而且重量還不輕XD不過真的很有質感呀~

總而言之,很開心我有來看九歌


創作者介紹

a-siesta

cine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訪客
  • 湘夫人最初的裝扮就是白衣綠段,鎏金服飾太現代。以前的舞者是王薔媚,她身形更柔更細,慢中帶柔,像風一樣吹。周章佞有自身獨特的禪定身段,看過好幾次,卻覺得兩個舞者跳得卻不一樣,舞步是林懷民為舞者量身打造,在後批舞者接換下不免感傷以往身段的消失。
    就雲中君,非吳義芳,沒辦法,林懷民當初編舞也看舞者在編,後批舞者在舞步中抓住自己的步伐動作,很好看。卻不免想著初次看到的雲中君,那神降臨帶著年輕威風、不可一世的神氣、威嚴。
    真懷念以前的舞著,特別是宋超群,汪志浩還留著他卻跟周偉萍一同離開雲門,感謝他們留在雲門的青春。
  • 抱歉現在才看到你的留言!很謝謝你回覆我那麼久以前的文章呀,真羨慕你能看過王薔媚的演出,吳義芳的雲中君我到現在還是難以忘懷,我和你一樣,看到新人換舊人時總是有些惆悵,但同時也很期待新星的出現 :)

    cineole 於 2014/06/18 20:2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