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來說,
語言有重量的,
因此每句話說出口之後,
妳都該為它負起責任。

所以,承諾對我來說,
絕對是很沈重的東西。

每次想到這裡,
總是會想起延陵季子掛劍這個典故與楊牧的那首詩,
越想便越發寂寞了起來。

〈延陵季子掛劍〉 楊牧

我總是聽到這山崗沈沈的怨恨
最初的飄泊是蓄意的,怎能解釋
多少聚散的冷漠?罷了!罷了!
我為你瞑目起舞
水草的蕭瑟和新月的寒涼
異邦晚來的擣衣緊追著我的身影
嘲弄我荒廢的劍術。這手臂上
還有我遺忘的舊創呢
酒酣的時候才血紅
如江畔夕暮裡的花朵

你我曾在烈日下枯坐
一對瀕危的荷芰:那是北遊前
最令我悲傷的夏的脅迫
也是江南女子纖弱的歌聲啊
以針的微痛和線的縫合
令我寶劍出鞘
立下南旋贈予的承諾......
誰知北地胭脂,齊魯衣冠
誦詩三百竟使我變成
一介遲遲不返的儒者!

誰知我封了劍(人們傳說
你就這樣念著念著
就這樣死了)只有蕭的七孔
猶黑暗地訴說我中原以後的幻滅
在早年,弓馬刀劍本是
比辯論修辭更重要的課程
自從夫子在陳在蔡
子路暴死,子夏入魏
我們都悽惶地奔走於公候的院宅
所以我封了劍,束了髮,誦詩三百
儼然一能言善道的儒者了……

呵呵儒者,儒者斷腕於你漸深的
墓林,此後非俠非儒
這寶劍的青光或將輝煌你我於
寂寞的秋夜
你死於懷人,我病為漁樵
那疲倦的划槳人就是
曾經傲慢過,敦厚過的我 


創作者介紹

a-siesta

cine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