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eption.jpg

這篇心得可能會非常紊亂,
因為看完這部電影之後,牽扯到我自己最近的心情,
轟得我滿腦混亂,只是一直不斷重複著一些片段的想法...

首先要說不愧是我最愛的導演之一,
Christopher Nolan總是能把大可以弄得很學術很刁鑽的議題,
用最棒的感官方式刺激普羅大眾的心靈,
內涵與票房兼具,這是何德何能的難得,
我非常感謝能夠看到那麼多他的好作品~

其實這部片的中心元素對有基本中國哲學概念的人都不陌生,
歷來「人生如夢」「黃粱一夢」「莊生夢蝶」這些概念都存在在我們耳熟能詳的文學故事中,
只是我們有沒有真正正視這個事情,卻又是另一個連哲學都解決的問題了...

這篇心得裡我不想討論結局到底是不是沒逃出夢境,
因為這個世界原本就是我們心境的倒影,
妳所看到的人事物,都是因為妳認為是這樣,妳才會看到這樣,
所有東西都是你潛意識的投射,沒有什麼是客觀的,
如果一切都只是心靈的投射,那你又怎麼能確認,
我們現在所處的人生是「真實」的?
基本上要定義「真實」就是一個無解的議題,
有興趣的話,可以去看看叔本華的意志與表象的世界吧~

從小我就常有奇怪的想法,
每當抬頭看見黑暗天空的圓月時,
我就覺得那好像是一個窺視孔,是不是在我們之上,
還有誰在哪裡觀察著我們的一舉一動,
所以我們總是誤解了「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這句話,
因為對那個在我們之上的存在來說,我們不過也就是被創造出來的一群,
並沒有任何特別之處,不過就是一視同仁罷了,
所有的罪惡都來自我們把自己放在太重要的位置,
我們妄想成為自己的神

但是我們怎麼可能成為自己的神,
讀久了人類長久以來留下的智慧結晶,
不管是哪國的哲學文學宗教學,
妳會發覺有太多思想與概念都是貫穿的,
甚至貫穿到整個自然界的運行,
這叫人怎麼能不去相信會有那麼一個無上的存在,
只是這個存在我們把「祂」用自己狹窄的觀念世俗化了,
就像巴別塔,從此我們有了宗教之別,
但對我來說那個力量是存在的

只是有時候我會更褻瀆的想,
在那個存在之上還有沒有更多個存在,
就想小時候看的畫中畫一樣,
我們在看畫中的人看一副畫,
畫中的人看的那幅畫中也有一個人在看一副畫,
這樣子無限的迴圈....

這些日子來,其實我不快樂,
在不得不進行的日常生活中,
我努力尋找讓自己可以躲避的屏障,
但每每再從心靈的美樂地中切換到真實人生時,
那種違和感,我不知道是不是每個人都知道,
因為就好像是角色扮演,
我只是在演一個社會認可的角色,
所以如果是角色扮演,那我又何必戲中的喜怒哀樂而動搖呢,
不過就是一場戲,人生不過就是一場場戲,
就像朱少麟說的我們通常還只是領低薪的跑龍套,
我知道這樣想不健康...但我目前還不到更好的方法可以讓自己快樂...

我們就像柏拉圖口中背對著洞口的囚犯,
以為自己眼前的影子是真實,
但誰又能說那個逃出去看見背後火堆的人更聰明呢?
誰知道火堆之後是不是另一個洞穴,洞穴外是不是又有另一個火堆?

但是這麼去想是沒有意義的,
因為即使我們的人生是場夢,
我們還是得踏實的夢著,無法迴避,
所以人家才會說自殺並不能解決問題,
因為妳怎麼知道自殺會不會只是另一次的「醒來」,
妳還是要面對另一場惡夢?

「永劫回歸」一個多麼讓人崩潰的想法,
只發生過一次的事情等於沒發生過,
我們憑什麼認為自己很特別,
喬斯坦賈德筆下的蘇菲逃出了自己的世界,
可是他逃到的還是喬斯坦筆下的世界,
而我們又能逃到哪裡去?

這時候才會了解「超脫輪迴」的涅盤境界是多麼的難以達成,
佛學早就在對我們說:

「我從昔來多棄是身都無所為。亦常愛護處之屋宅。又復供給衣
   服飲食臥具醫藥象馬車乘。隨時將養令無所乏。而不知恩反生
   怨害。然復不免無常敗壞。復次是身不堅無所利益。可惡如賊
   猶若行廁。我於今日。當使此身作無上業。於生死海中作大橋
   梁。復次若捨此身。即捨無量癰疽瘭疾百千怖畏。」

在輪迴中,我們不過就是穿梭在一場又一場的夢境中,
快樂又如何悲傷又如何?死了又得重來一回...
只是超脫輪迴的境界,到達一個無夢的世界,
真的會比較好嗎?我們現在為之摧心裂肺的情緒如果消失了,
我們會變成怎麼樣的存在?
就像鹿橋筆下那個什麼都有卻偏偏少了情感的孩子,
那樣的完美是好的嗎?
妳寧願醒著無夢,還是在夢中清醒?

其實我們看到最後,
最驚心的應該是我們也掉入導演設計的一場夢境中,
我們為了劇情爭執辯論,想討論出個所以然,
但是最終這不過只是一場電影,
沉浸這場電影時,我們不過也就是又做了一場真實的夢....





創作者介紹

a-siesta

cine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