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居然以為自己能活一萬年般自大的活著
輕易地動怒
暴發戶似地揮霍時間
跟著一群紅蒼蠅到廣場和一條盲犬對罵
不滿意早晨豆漿的溫度
不爽對面鄰居昨夜的叫床聲
算計著如何把垃圾丟進別人的垃圾桶
上網下載收信轉寄
以為春夏秋冬像麻將牌上的梅蘭菊竹
錯過了推倒牌重洗可以不斷地再來
以為世界很大
以為高潮很高
站在廣播電台天線頂端
想當然耳大家都等著讀你的詩等你放音樂放風箏放屁
不信鬼,沒有神
不信邪,只有自以為可以走遍天下的夾腳涼鞋
雖然天氣變冷,雖然無邪的下巴裡面蛀牙逐漸發展
成為無牙
依舊以為自己是一個大寫的我
一個比一O一大樓更摩登簡潔高聳的

直到今天早上,在早餐店
不用打開報紙,在報頭下,看到一塊訃聞
多年未見,大你幾歲,腦海裡始終年輕的你的大學老師死了
當年嬰兒的他的女兒發的告示
你照樣把厚片奶酥土司慢慢吃掉
但你不願消化,消化突然間領悟的訊息
仍然不爽第二版第三版上那些亂飛的蒼蠅
仍然憤怒自己可能無法萬歲或萬萬歲
只是一個人,一個一樣會吃會餓會拉屎會死的

創作者介紹

a-siesta

cine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