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stav Klimt"Tragedy"局部



今天去買晚餐時遇見了A與S,
僅用了微笑與揮手當作招呼,
回過頭之後連我自己都覺得剛剛的笑容很假,
真不知道他們會怎麼想?
其實我對於這兩個學弟妹其實是喜愛的,
或許是因為天性中不善交際的拙劣,
以及早就應該離開卻滯留原地的惶惶,
使得我面對舊面孔時總是產生許多不該有的尷尬。

若是真的不熟嘛反而好,
那還不簡單揮手點頭面帶微笑就罷,
保持一定距離維持模糊的美感與飄邈的善意,
這一年來我已經非常習慣甚至迷戀於這種關係,
但是遇見這樣子半生不熟還連帶避知唯恐不及記憶的觸媒,真的是讓我手足無措。
我想我大概有些了解某搖滾巨星老是戴著口罩與墨鏡出門,
最後決定移民回教國家,採用當地女性密不透風服飾的心情了......

至於很熟的人呢?
我曾經以為我可以很肯定的回答,
但是現在不了,這是成長還是退縮了(苦笑)?
畢竟靠得越近,彼此間的空隙就越小,相對的碰撞摩擦也會多了,
接連而來的若不是彼此調適諒解,那就該是憤怒與決裂了。
這並沒有誰對誰錯,只是當彼此在心中多出一分相悖的心思時,
所有的善意都將被誤解;一切的正確都會被扭曲。
最後若是盡了一切的努力,終究還是走到了分岔路的路口,
那就繼續堅定的走下去吧!

後悔追究歸罪痛苦都毫無意義,
因為做了抉擇之後,
路錯開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但如果必須要以責怪他人來支持自己的決定,
妳將會拋不開過去的陰影,
因為那隻心魔會不斷的縈繞在身邊,
轉變成各種形式讓你付出代價。
鄧不利多說得好:原諒他人的錯誤要比承認他人的正確要來得簡單,
當你無法放過他人的同時,其實你不放過的是自己。

聽我一句勸吧!
我可是有個傷疤顯示著曾跌得有多重多痛,
或許,到現在都還無法痊癒......
但至少我知道傷在哪裡,也正對症下藥中。


  X X X


話說回來,自己這一年來的改變巨大到自己都訝異的地步,
曾幾何時我竟學到我最過去最恨的世故?
以前總是認為我就是如此喜則聚不喜則散,
絕不會有一絲一毫的妥協與讓步,如此張揚著自己年少輕狂的自負,
以彼得潘為偶像,尋找著自己的Neverland。

可是經過了許多事情之後,我的心願小了夢想瘦了,
也懂得保護自己不去受傷了,
就像小時候學騎車,因為膽大不怕跌所以雖然一身傷但學得快,
若是長大時才去學騎車,就會憋手憋腳深怕痛著進度緩慢,
智慧長了,但勇氣卻少了,盔甲面具也越戴越多了。

有時候會想,小時後大人總叫我們快快成熟長大,
說是因為害怕我們面對險惡世界時會受傷,
但是其實恐懼的人才是他們吧~
這樣看來,容易受傷的不該是幼小的心靈,而是開始老化的心。


  X X X


總是忘不了大一上現代散文時莉莉學姊寫的極短篇小說,
內容是說在遙遠的未來,每個人都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臉孔當面具,
面具就像是現在的化妝品一樣是習以為常的必備品,
主角是位事業有成的男子,他在擁有了一切之後,心中卻一直有個疑惑,
就是他那美麗溫柔聰慧完美的妻子,如果揭下面具該會是怎樣的一個面孔?
所以他決定在妻子熟睡之後,偷偷掀開面具尋找解答,
他還暗暗對自己發誓不管面具底下的臉是什麼模樣,他都會永遠愛她。

在確定妻子沒有絲毫知覺之後,
他拿了把小刀慢慢切開與皮膚連接的精密無比的面具,
掀開一看之後,男子瘋了,
因為,他發現,他的妻子根本沒有戴面具。

在我們的生活當中,
多少人曾經犯了像他一樣的錯誤,
只為了不去受傷難道就得互相傷害?
幼稚不代表愚蠢,成熟當然也不代表虛假,
但重要的是在武裝自己的同時,
不要忘卻冰冷面具下溫熱跳動的心。

我想這就是klimt為何在取名悲劇的圖中,
畫著手拿悲傷表情面具的無情神祇,
因為真的的悲劇不在於由天真邁向成熟,
而是以為那個世故的武裝才是真正的自己,
從此只能在表面嘻笑怒罵愛恨痴嗔,
真正該保護的那個柔軟的心卻失溫死去。








創作者介紹

a-siesta

cine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